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广州大学《新闻窗》,广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记者团:让你们爱看,与他们不同。

网易考拉推荐

【专访】袁艺峰的“建筑孤旅”  

2011-11-22 21:00:58|  分类: 专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11月22日 - 《新闻窗》编辑部 -

 
 

2011年11月22日 - 《新闻窗》编辑部 -

(以上图片均来自袁艺峰的个人空间)

 
 
  

从广州到北京,又从河北到湖南,再从陕西到山西等等地方,袁艺峰带着对文化遗产保护的坚持和对古建筑的热爱,记录着他不一样“建筑孤旅”。

 

回校后,袁艺峰将自己旅行中拍摄的建筑摄影作品在理北展出,并在11月19日晚上1于理北518与开办讲座,与大家分享“建筑孤旅”的点滴。讲座中,袁展示的大量照片,几乎都离不开中国古代建筑。他从全貌到细节一一拍下,为了取得更好的摄影角度,不惜爬上近四米高的大卡车顶,或者偷偷溜上禁止攀爬的楼梯。除了摄影作品,袁还分享了一些旅途的趣事,例如“张三疯的后海故事”,和大量关于中国古建筑知识。

 

一、古建筑研究与保护——民国遗风的追寻

 

对于许多学习建筑学的年轻人来说,中国古代建筑是一块鲜为探究的领域,而袁艺峰恰恰对此兴趣浓厚。

 

袁艺峰告诉记者,他从小学开始就接触书法、国画,对中国古代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再加上以前生活的地方也有一些这样的老建筑和老村落,从小就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所以很容易导致自己喜欢上古建筑。而到大学开始真正学习建筑以后,一些书籍使他了解到了国内古建筑的真实现状,袁艺峰开始觉得,做古建筑保护,比做建筑设计要迫切很多。最终,他决定了选择古建筑研究和保护方向。

 

与许多只埋首于象牙塔的学生不同,为了更好地研究中国古建筑,今年的春、夏,袁艺峰开始了专门奔着古建筑去的两段考察。考察区别于之前的很多次旅行,袁带上了大量资料和多只镜头,每到一个地方,都花很长一段时间去看、去记录、去研究,有选择地去考察一些古建筑。袁艺峰认为,不只是学古建筑,学建筑本身就应该这样出去考察和做一些实地的工作,使你能更多地接触到这一切。

 

回校后,袁又为这次考察之旅所得,煞费苦心地开展了一系列颇为“高调”的分享、推广活动。这与袁低调的学术型形象并不符合。

 

“我们学校的学术氛围比较不好,很多学术活动学校并没有大力支持,而学生本来也没有太多地去关注学术,这是一个问题。我马上要毕业了,我想,我在这里读了七年,应该要分享一些事情,或多或少地去启发一些师弟师妹们。我可能会让他们得到一些什么,然后改变他们的一些想法,又或者活跃起这个学术的气氛。”袁艺峰对此这样向记者解释道。

 

说到中国大学的学术氛围,感慨之余,袁表示希望能够通过自身的行动,带来些许改变。但令袁艺峰感到困扰的是,广州大学的讲座信息发布渠道并不通畅,很多讲座的宣传面太窄。他向记者提到,应该成立一个经过认证的微博专门从事这项工作。

 

袁不断思考着,如何从自己做起,为大学的学术气氛做一些改变,在门可罗雀的中国古代建筑研究和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用自己的力量添砖加瓦,身体力行。在这一点上,可以说是受到中国建筑学界先辈——梁思成的很大影响。

 

梁思成,中国第一个系统地研究古建筑的学者,也是中国第一栋现代主义建筑的设计者,可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要研究中国古建筑,就必然要从梁思成开始,因为很多基础都是由他打下来的,然后才能慢慢地扩展,去研究其他的。

 

当记者问及时,袁艺峰露出神往之情:“他的那段时间,那些人、那代人的人格魅力,他们的经历,会让你觉得崇拜他们、崇拜那个时代,所以有意无意地都会去追随他们的路程……所以,这个旅程的两个层次上的意义,一个就是对前辈的追忆和朝拜,另一个是做一个古建筑的考察。”

 

也正是因为“建筑孤旅”与梁思成之间的这层联系,在采访前的讲座中,袁艺峰播放了关于梁思成和林徽因考察古建筑的几小段纪录片。

 

二、旅行、读书、学习——身体和灵魂都在路上

 

行万卷书和读万里路,是袁艺峰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两件事。而旅行,尤其占据十分重要的位置。

 

袁觉得无论什么专业,无论什么人,尤其是我们这些所谓的高级知识分子——大学生,首先一定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旅行。“这个世界很大,你不跑到外面去看这个世界,就永远是生活在自己的圈子里,你看不到真实的世界,思维或想的东西会很狭窄;但只要离开你这个圈子,你就会看到不一样的事情,或者不一样的人,你会有很多启发的,因为生活在他处。”说着,袁艺峰用手指在桌上画了一个圈。

 

对于“旅行”这个词,袁艺峰有着自己的理解。他所说的旅行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去玩、去享乐,而是要去不同的地方,看那里特别的事情和文化。这样的经历,才能够扩大旅行者的眼界,让他们回来后,能够对自己有更准确、更客观的定位。

 

见记者面露困惑,袁接着解释道:“例如说,我要学建筑,如果说我总是要听课或者总是在一个有限的范围以内去看一些建筑以内的一些事情,我可能会把这个世界看得很美好。我觉得很多学建筑的都这么想:我要建一个很漂亮、很威水的建筑出来。但是如果你真的跑到外面去看,或者阅读过一些别的东西,比较过以后,你会发现这个世界也许没有想象中的美好。你做这个很漂亮或者很出名的建筑出来,仅仅是满足了你的个人的虚荣或者欲望,但是你真正需要做的事情不是这些东西。眼见为实,这些真的要等你出去看过了才能有深刻的印象。所以说,你走出去了才知道你该做什么。”

 

处于对旅行的这种理解,袁艺峰从大二开始就经常走出去,在旅途中观察不同地方的不同事物。他相信,只要你去玩的时候能带着一个观察思考的心,即使是到一个离自己不太远的地方,你也能收获很多启发,尤其是在大学期间。

 

“大学毕业以后,一来要实习、工作,可能没有时间;二来也没有那种心态,你已经没有心去看这个世界,而被这个世界看住了,被这个世界困在了一个点上。”说罢,袁艺峰用手点了点桌面。

 

在大学期间,另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阅读。袁艺峰认为阅读和旅行相类似,都是获取生活圈子以外的知识、信息的一个重要渠道。所以他每次出发旅行前,都会通过阅了解外面大概有什么,自己想去看什么。通过阅读知道目的地的一些事情,然后再去那里,往往会有更大的收获。袁艺峰笑着强调说:“而且,阅读一定要阅读一些好的东西。但是好坏并没有确定的划分,只是一个相对大众的、客观的、模糊的界定。”

 

如此重视阅读和旅行,那么袁艺峰有是怎样看待大学课堂的呢?面对记者这一问题,袁坦言,比起阅读和旅行,自己在所经历过的本科课堂中,学的东西并不是太多。

 

他认为,对他而言,大学课堂更像一个对你的启发过程,而不是灌输过程。很多时候,老师只是跟你提一下,你有兴趣有天资就去发散。但这并不是说大学课堂不重要,相反,它是一个必要的基础。所以,课堂肯定要上,特别是一些好的老师的好的课。

 

袁艺峰用自己举例道:“例如我读研究生导师就是一个非常好的老师,他的课程就让我的收获更大。现在我的方向非常的明确,而且非常的专,所以他上课说的很多东西都让我很受益。听了他的课,再去看别的东西会更有收获。这是一个良性的循环。”袁艺峰认为,自己收获的很多东西,除了来自旅途和书籍外,就是平时老师跟同学聊天、上课所提的一些看法。听了以后再看这个世界,通过事实的验证,能让自己体会得更深刻。

 

袁艺峰始终保持着汲取知识、信息的心,希望不断扩充自己,是因为他深信,一个人要做成一件事,必须从最基础的开始学,要厚积薄发。而旅行、阅读、上课,无外乎都是“厚积”的过程。

 

“一些人从一开始就做一些很难也很空泛的研究,他也许可以做到一些事,但是不是最好的很难说,或许他已经忽略了很多其他东西。”对此,袁还用有的人研究城中村改造为例,向记者耐心地解释自己的看法。

 

“所以一般人所谓的大师,都是从基础开始,做到大概四五十才厚积薄发,发出一些有影响力的做法或者是观点,这太需要一个很长远的积累过程。”对现在的袁艺峰而言,某些事情不是不去做,而是想要先从打基础的开始。“以后会有机会,在有关建筑这块的都可以去尝试。”袁艺峰说,“所以我并不急着制定计划:三十岁就能做什么,我觉得这个很长远,我三十岁能做个大学老师就很不错了。”

 

对于以后,袁艺峰的确没有想得太多,他说要继续读博,但还没有选择要考的学校。袁说自己有三个比较想做的事情:一个是建筑教育,像自己的导师一样去启发比自己年轻的人,跟他们交流,相互影响;另外一个是从事文化遗产保护;第三个是从事古建筑研究。一个研究一个保护是不一样,但相辅相成的。袁笑着说:“要做到这些的话,我觉得做老师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而且我又喜欢有寒暑假,可以有很长的时间出去玩”。

 

导师对袁的影响非常大,但除了对老师的栽培心存感激,袁艺峰认为还应该发自内心感谢的,就是自己的家人。

 

袁艺峰向记者介绍道,文化遗产保护是一个不赚钱的行业,尤其是在中国这样一个对学术研究不太重视的国度里面,从事这一行业注定要过清贫的日子。另一方面,文化遗产保护很多时候是跟中国现代化发展的潮流对立的。站在政府的角度看,文化遗产保护既花了他们的钱,又在他们的任期之内又看不到效果,所以在他们看来这个事情没有意义,相比之下,他们更愿意去发展房地产。所以,在中国做这行是挺艰难的,既要有一定的勇气,又要对物质不能有太高的要求。而袁艺峰对自己家庭的评价,用了“知足常乐”这个词。

 

袁的父母认同他所做的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他笑着称:“(他们)认为这是积功德,因为我家是信佛的。”有了父母的支持,袁才有环境继续去做。袁说,他知道其实很多人不是不想做,而是迫不得已,因为在中国做文化遗产保护,路太艰难,前途也不太光明。“只能这么说,很多人考虑到现实以后就不做了,就屈服于现在的生活”。

 

三、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有了老师的指导和家人的支持,朋友们又是如何看待你的选择呢?当记者问道这个问题时,袁艺峰先区分了一下同学和其他朋友的范围,然后才回答。

 

“很多人问我那么多朋友,为什么一个人去,其实全广大只有我一个是研究这个方向。我的同学可能会对这块有一个很浅的兴趣,但是真的要你去为了这个去考察、关注的话很少,他们关注的一般是新的建筑或者是其他,像我这样这么有热情去关注这点的话,很少,没有。我的同门可能有,但暂时还没有我的热情高。”袁艺峰说,在他的同学中其实反而很少有人能跟你谈这些,倒是一些跟你有同样观念的朋友,他们不是学这个的但是有兴趣,反而可以聊一下。“对这方面的价值观的认同是比较重要的”袁解释道,“(朋友)其实是因为一些共同的爱好和信念走在了一起。”

 

袁向记者细数了几个与自己志同道合的跨专业好友,对他们称赞的同时,言辞间依然依然流露出这样的知音十分难求的遗憾。或许,当袁艺峰选择了,投身于中国古建筑研究和文化遗产保护这一冷门方向时,也就已经选择了“孤旅”。但在独自行走和积累的同时,他依然渴求更多的人看到古建筑的价值和保存现状,能够加入到研究和保护的旅途中来,即使前路如他所言,注定是艰难的。

 

文/张令

  评论这张
 
阅读(8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