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广州大学《新闻窗》,广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记者团:让你们爱看,与他们不同。

网易考拉推荐

[评论]一些想法  

2008-12-04 23:01:57|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学期上外国新闻史的时候,看到导言里面有马克思的《评普鲁士的书报检查令》的引用,当时很是激动,但现在看来,这些语句的引用,仅仅是为了向人展示,“我是马克思主义者”而已,就像中国的法律只是为了向外国人展示中国人的人权、公民权的发展,一旦碰到林嘉祥,就发挥出它原本的作用。
我不想过多地引用马克思的语句,这是因为,既然连马克思自己也声称自己不是一名马克思主义者,那我有什么资格定义自己为马克思主义者?而且,如果所谓的“马克思主义者”只是要复制马克思甚至是微不足道地学习马克思,那我理所当然地不具备成为马克思主义者的条件了,让萨特见鬼去吧,就让他们兢兢业业地去抄袭马克思的时代预见然后称之为自己的发展成果吧,我们需要的是对真正的发展,需要总结历史然后提出属于我们时代的辩证法。
出于对他的尊敬,我将引用他在那篇文章中最为闪光的一句话:“如果真理需要谦逊的话,那他应该对什么谦逊呢?对他自己吗?真理是他自己与虚伪的试金石(Verum index sui et falsi)!”如果需要对新闻掌握一个度的话,那么这个度在哪里呢?他由谁来定呢?而且,如果这个度就是对一定新闻事实的隐藏的话,那么这个度就不是新闻的度了,而是新闻工作者对自己的良心的诚实的度!
中共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曾经定下过:要求言论的绝对自由。但今天看来,这不过是比林肯总统对美国黑人许下的更大的一张空头支票而已。马克思的真正悲哀不再于他在批判宗教哲学后他的哲学被当作宗教哲学,因为这只是由他对政治剧的批判但他的信仰者却已政治剧的形式来实行着他们对他的追随这一悲哀中来的。
如果说对应经人所共知的事件的报道会造成一种错误导向的话,那我们就更应该和这种错误导向做斗争,更重要的,是要深深地挖掘出这种情况所形成的原因,并且更应该在实际上和这成因做斗争,而不是自欺欺人地目睹着这种情况的发生,却组织着这情况的报道,以为会造成更严重的后果。其实,如果听之任之,所害怕的后果,更会及早地来临。而我与这情况所做的斗争,正由报道这情况开始,我们需要的是对之进行猛烈的攻击,而不是放任其自由,以为这就是大学可贵的光阴。如此看来,我轻浮了吗?我做错了吗?
如果在我的报道中,因为我对真理、对事实的诚实而造成的不愉快,那对不起,因为我没有对严肃的事情认真对待,没有通过深入的研究而做出的轻率报道造成的错误,我们将认真改正。但如果我们错误的是没有抱轻松诙谐的态度来面对这人生世界,认为我们的社会是美好的从而无需过分的批评,那我将以较为轻松的方式来迎合着。但过不了多久,或许大家都为为这份轻松而感到更大的尴尬和脸红耳热。
                                 

                                                                                                    危志立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