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广州大学《新闻窗》,广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记者团:让你们爱看,与他们不同。

网易考拉推荐

【卷首语】我们还年轻,听不懂这么吓人的话  

2008-12-13 06:12: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卷首语]我们还年轻,听不懂这么吓人的话

“我是一个孩子。我任性。我想涂去一切不幸;我想在大地上,画满窗子,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都习惯光明。”谁还能比半岁大的《新闻窗》更像个孩子?我们在暗夜里翻腾,在黎明时诞生,睁眼便是破晓第一道阳光。 

我们甚至来不及学会呼吸,就用尽全身的力气呼喊。一开始我们就分清楚了状况:簇拥着,笑着,搂着,喜极而泣着的是你们,你们是父母,亲戚,家人,朋友,兄弟,手足;隔壁那声带着痰气的咳嗽是他们,光鲜的衣履下面是腐烂的内脏,他们挨不过正午了,新生儿的啼哭惊醒了最后的梦。

我们植根于中国,父辈的血统从梁启超开始传承,到邵飘萍到储安平,再到程益中。我们的基因来自世界,从杰斐逊“宁要没有政府的报纸不要没有报纸的政府”,到格瓦拉“梦想将没有国界,直到枪弹开口说话”,到丘吉尔“绝不放弃,绝不,绝不,绝不”。创作的火焰碰撞自由的海洋,在诞生之前,我们就已被构造于每个自由思想者的脑中。

我们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面对充满恐吓的世界。没戴红领巾会被拦在小学门外,你思想败坏。没交作业要请家长,不交作业的是坏学生。因为染头发的问题,你已经多少次进老师办公室了?是从几岁开始,大家就已经懂得处分、留校察看和退学的区别?但这些没有让我们忘记自己有言论的自由和生存的权力。先驱们带来上帝的耳语,正是出于常识,我们坚信下述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出让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我们像婴儿一般爱着自由。“我希望每一个时刻,都象彩色蜡笔那样美丽。我希望,能在心爱的白纸上画画,画出笨拙的自由,画下一只永远不会流泪的眼睛。”画笔在手上飞舞,我们迫不及待地用彩色填充每块空白。英国杂志《Kerrang!》出过一本重金属百科,封面上有句话:“If it’s too loud,you’re too old!”如果你觉得它太吵,就说明你太老!所以我们何必担忧做得太浮夸呢,那些成年人才该学会混了,因为他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年轻就是浮夸甚至有点焦躁轻狂的啊,但我们还有大把的路可供肆意泼洒,谁也不能否定年轻人的创造力和睿智。 

我们正在走向成熟,但婴儿总显得那么稚嫩。我们做过几乎一切可以做的幼稚决定,打错过几乎所有能打的字,甚至就在上个月,我们还耍了读者一道,愚蠢之极地弄出个玩不了的填字游戏。我们的任性给你们带来这样那样的麻烦,但你们是那样地爱我们,甚至不愿加重一丝语气,生怕吓到了我们。我们总能收到真心的鼓励,耐心的指正,热心的意见,告诉我们今天的错误是未来的防疫针。就是在微笑的宽容中,我们一步步走向九仞之巅,千里之外,而 我们能报答你们的,就是为你们说话,让你们爱看。

正如大家所见,《新闻窗》正在致力于学生的意见表达。我们确知任何谁代表谁观点的说法都是欺诈的阴谋,所以我们拒绝被称为“学生代表”,因为这样做就会使我们离大家太远了。我们只愿真心诚意地聆听,并捍卫学生意见表达的渠道。我们确知谁也不比谁更聪明或愚笨,所以我们绝不比谁更拥有道德,也绝不比谁更接近真理。我们不过是一个在海边玩耍的孩子,不时为发现比寻常更为美丽的一块卵石或一片贝壳而沾沾自喜,至于展现在面前的浩翰的真理海洋,却全然没有发现。但是出于媒介的责任,对于真理的追寻我们必须更争先恐后。

民众的意见带来舆论的监督,我们相信大家正在创造一个更美好的校园。从一开始,我们就不认为自己是客观的,而是与你一起的。《新闻窗》主观地全面倾向你们,学你的语言,听你的声音,为你呈现最接近真实的内容,我们太年轻,听不懂那些吓人的话。出于媒体的良知,我们敢去为学生申述任何的不公平,报道经济房和选修课只是个开头,我们可以,并且会做得更多。在为学生对抗权威的时刻,我们甚至不假思索。只要你们也喜欢美丽的色彩,自由的天空,我们就不会孤单。事实上,我们已经在改变这个陈腐的世界了。在我们颠覆性地用起了彩色后,就有兄弟刊物效仿。当我们把最新鲜的事实呈现大家面前,那些陈腐的他们就更加失去了市场,这使得他们必须做出改变,否则就会彻底消亡。更关键的是,我们已经开始让大家相信自己的声音是有力量的。有了你们,谁也不能把我们打击成一小撮,谁也不能把我们划拨进极少数。我们的勇气来自于初生牛犊的信念,更来自于一呼百应的声音。 

乳虎啸林的声音震惊了陈旧的深林,旧体制的日子开始变得不好过了,他们不能想往常那样无所顾忌地做出决定。这让朋友们担心我们会处于危险的境地,毕竟在此之前,权威从来没有适应过被监督的感觉。但我们坚信只要报道真实,生活就不会欺骗我们;只要我们拥戴民意,就有生存的空间。 那些历史上权威惯用的铲除异己的招数早被看穿了,恐吓人民的伎俩骗不了我们。你怎么能把那些吓人的词语用在孩子身上?别有用心?居心叵测?煽动颠覆?我们太年轻,听不懂这么吓人的话,我们是孩子。成千上万的人在看皇帝出巡,只有我们说:看,他没穿衣服!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